红山文明——研讨中华文化来源的主要内容

  红山文化——

  研讨中华文化来源的重要内容(考古中国)

  中心浏览

  红山文化是研究中华文明起源特点的重要内容

  红山文化时期的科学和艺术成就引人注目,前者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壮大动力,后者是社会繁荣和先民智慧的重要标志

  辽西是研究中华文明起源及早期文明化过程的重要区域。辽西地区的考古工作早在19世纪末就已开始,是中国古代考古学的肇始地之一。

  最早在辽西地区发展考古工作的中国学者是考古学家梁思永。1930年他主持完黑龙江昂昂溪遗址发掘后,转道进入赤峰、林西开展考古调查。1935年,赤峰红山后遗址出土了一批什物资料。1954年,考古学家尹达依据梁思永的倡议,正式提出红山文化的定名。由此可知,红山文化是辽西地区发现与命名最早、著名度最高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

  1981年,以孙守道、郭大顺先生为代表的辽宁省考古工作者考察并试掘了牛河梁遗址,1983年开始正式考古发掘。女神庙、女神像、“五冢一坛”横空降生,玉雕龙和斜口筒形玉器等代表性玉器接踵出土,震惊了世界。牛河梁遗址十六地点的发掘被评为“200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恰是因为牛河梁遗址的冲破性发现,考古学家苏秉琦提出了摸索辽西古文化、古城、古国这一重大课题,使得红山文化成为研究西辽河上游地区文明化进程及中华文明起源特征的重要内容。

  已经有社会组织复杂化的印证

  经由长期的原野考古,辽西地域新石器时代早期至青铜时期早期的考古学文明发展序列基础树立,顺次为小河西文化、兴旺洼文化、富河文化、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跟夏家店下层文化。而在公元前3300年之后的红山文化晚期,已经体现出高度的社会组织才能,能够发动相称的人力、物力实现一些大体量主要建造群的建筑。

  红山文化遗址散布密集,是当时人口迅猛增长的标记,而聚落间的分级和超大规模核心性聚落的涌现,是社会组织庞杂化的印证。以20世纪80年代敖汉旗境内文物普查资料为例,全旗境内共发现新石器时代至铜石并用时代的遗址606处,其中单纯的红山文化遗址便有477处,约占遗址总数的78%。从遗址的规模看,小型遗址仅有4000—5000平方米,大型遗址的规模可达2—3平方公里。比拟而言,小河西文化尚未发现大型聚落,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大型中央性聚落均不足10万平方米,与红山文化造成赫然对照。

  牛河梁遗址分布范畴达50平方公里,同一规划,布局有序,建筑宏伟,出现祭坛、女神庙、积石冢等标志性建筑,是红山文化晚期已知规模最大的一处中心性安葬和祭祀遗址。积石冢内有中央大墓、次中心大墓、边沿墓之分,等级制度确立。玉器成为最主要的随葬品,多为墓主人生前应用,是墓主人社会等级、地位和身份的象征和标志物。制陶业高度发达,除日用陶器外,还出现了数量可观的专属祭祀用陶器。

  从积石冢和祭坛的形制看,红山文化与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之间存在一脉相承的发展关联;但在祭祀遗址数目、规模、布局和地位的抉择等方面,红山文化晚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是社会变革的有力证据。

  红山文化晚期,社会分化加剧,等级轨制确立。牛河梁遗址十六地点4号墓是目前所发现的规格最高的一座红山文化石棺墓,砌筑棺壁的石板达17层,随葬的玉人、玉凤和斜口筒形器代表一种新型的高规格玉器组合关系,其中玉人、玉凤系首次发现。而中小型墓葬的规模偏小,随葬玉器的品种和数量也偏少。红山文化晚期已经出现了较齐备的玉礼制系统。

  科学与艺术成就引人注目

  红山文化中、晚期,农业经济盘踞主导位置,渔猎—采集经济仍旧十散发达,稳固而充裕的食品起源为人口的迅猛增加和手产业的分化提供了根本保障。小河西文化、兴隆洼文化、富河文化、赵宝沟文化的经济状态中,渔猎—采集经济占领重要地位,房址和灰坑内发现的大量动物骨骼、鱼骨,是当时人们从事渔猎运动的实证。兴隆洼遗址第一地点发现了人工栽培作物遗存,经鉴定有黍和粟两个种类,证实兴隆洼文化时期农业经济已经发生,北方旱作农业体系在距今8000年时开始构成,为红山文化的昌盛奠定了重要物资基本。从古环境资料看,内蒙古东南部和辽宁西部地区在距今6000年左右停止干凉阶段,气象转暖,为红山文化晚期农业经济的繁华和发展提供了客观保障。

  红山文化时期,出产力程度显著进步,手工业分化日趋加剧,出现了从事建筑、制陶、玉雕、陶塑与泥塑等行业的专业化人才步队。建筑技巧的发展凸起表示在大规模修建群体的计划与设计上。牛河梁遗址雄伟的规模及坛、庙、冢规整有序主次明显的布局,是红山文化晚期修筑业最高造诣的体现。

  红山文化时期的迷信和艺术成就惹人注视,前者是推进社会发展的强盛动力,后者是社会繁荣和先民智慧的重要标志。考古学家冯时以为,牛河梁第二地点三环石坛的外衡直径为内衡直径的两倍,也就是说外衡周是内衡周的两倍,阐明冬至时太阳周日视活动的门路和线速度应为夏至日的两倍,这一景象与《周髀》的记述颇为一致。地理学常识的日渐积聚,对农业经济占据主导地位的红山社会心义深远。天文学研究成果为揭示遗址蕴含的多重功效提供了新视点。

  红山文化遗存对人物、动物的描绘多采取写实伎俩,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草帽山遗址出土的石雕人头像和牛河梁遗址出土的双目嵌玉片陶塑女神头像与真人大小相仿,五官端正,神态真切。猪首龙、龟、鱼、鸟、鸮等动物造型的玉器成为红山文化标志性器类,对动物体态的正确掌握和精练雕刻尽显先民的智慧和高明的工艺水准。

  作为重要艺术成绩之一的彩陶,在红山文化早期晚段开端呈现,至中、晚期发展成熟。彩陶纹样全体为形象的多少何形图案,既有单一母题纹样,也有复合纹样,在日用陶器和祭奠用陶器上均被普遍利用。红山文化与中原仰韶文化的亲密交换,使红山文化陶器群面孔产生明显变更,彩陶与压印之字纹陶共存,彻底转变了本地区连续已久的压印压划纹饰夹砂陶所占的一统局势。

  博采众长成为社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

  进入21世纪,跟着考古新发现的增多和考古讲演的出版,对于红山文化的研究一直深刻。敖汉兴隆洼遗址第二地点、赤峰魏家窝铺、上机房营子遗址、向阳小东山遗址的挖掘,极大丰盛了红山文化时代屋宇形制与聚落布局的意识。魏家窝铺遗迹是迄今为止经过正式考古发掘的红山文化居址中范围最大的一处,已清算出103座红山文化中期及偏早阶段的房址,聚落布局得以揭示。敖汉草帽山和凌源田家沟发明红山文化晚期的积石冢和祭坛,出土情态各异的石雕人像和成组玉器,为红山文化晚期祭祀遗存和掩埋风俗的研究供给了重要材料。通辽哈民忙哈史前聚落遗址的发掘,出土了大批的陶、石、玉器等遗物,为红山文化哈民忙哈类型确实破提供了丰硕的资料。

  红山文化所处的辽西地区领有奇特的地缘上风,是衔接东北平原与中原腹地的纽带,属于典范的文化交汇区。广泛吸纳,博采众长,凝集精髓,是红山文化社会变更的重要推能源。以“坛庙冢、玉龙凤”为特色的天地崇拜、先人崇敬是重要的文化结果,使距今5300—5000年左右的红山文化成为研究中华五千多年文明起源的重要内容。

  (作者 刘国祥 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编纂:田博群】